Vschool 人文書院

關於部落格
  • 897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學英文的歷程

「六年級」學英文的,除非家裡有錢,大都是國中上學才開始學英文,當然我也不例外。

那時候的英文課本是國立教育館編輯的,全台灣是統一的教材,所以這個年級開始學英文的人,通常都是從How are you? Fine, thank you. 開始學起。

這時候的班級都是一班五十多人,對於學習英文而言,感覺上是非常多的,也因此,老師沒辦法照顧到每個人。所以這時候的補習教育也還算盛行,但整體而言,補習班還沒有現在如雨後春筍般地蓬勃發展。

總之,國中三年,我們這些六年級生大多都是牢記文法,多背單字,三兩天一次小考,老師台上講解,同學台下鴨子聽雷。在這樣的環境下,度過了國中三年的英文課程。

上了高中,我的高一的英文老師是一個「外省老芋仔」,他講得中文對於我們這些台灣人而言,有一種特殊的腔調,有點聽不懂,那就更別談英文了,他的英文就我記憶可及的範圍來說,說實在的,真的蠻糟的。我現在還懷疑為什麼他能夠來當我們的英文老師,英文混了一年,幾乎呈放棄狀態,不意外的,英文就當了。

所幸我的其他科目並未被當,我們那時候高中只當一主科是不用留級也無須補考的,一主一副、一主二副及二主一副則需要補考,二主二副或三主科被當,那就連補考也省了,直接留級就好了。

雖然幸運地升上二年級,但是,這不見得是件好事,高中英文本來就和國中有一段不小的差距,一年級時幾乎沒怎麼讀英文,高二英文更是變本加厲地困難。還好幸運地英文老師換人了,要不然我的英文可能就完全不能見人了。

我高二高三是同一個英文老師,現在認真回想,也真的記不得到底高二課堂上學了些什麼,唯一記得的是一知半解地把「夏綠蒂的網 Charlotte’s Web」讀完,而我的高二英文終於不再被當,至少有六十幾分。到了高三,面臨所謂的「高中聯考」,老師更改了教學模式,我們除了讀課本外,也買了許多課外教材,包含兩本「閱讀測驗」、三本「文法測驗」、一本「生字」等等。

當然因為考試沒有考聽力與會話,我們這時候都只注重紙筆測驗,教學模式也就偏向紙筆測驗,常常我們是念不出某個生字,卻可以一個字母也不落地拼出這個字。在不斷地閱讀以及練習中,其實我們對所謂的英文文法還是沒有一個系統性地認識,只是強記一些有的沒的規則,最終我們還是得面臨高中聯考的挑戰。

意外地,我的英文成績居然考到超過八十分。(雖然高三英文成績只有六七十分。)

考完大學聯考,分數公布之後,我和幾位同學一起去找高中的某位老師。原本我是想填師範大學的,因為那時候上大學不但可以領到薪水,以後還保障我們未來可以當老師。不過老師說師範學院太過保守,建議我們填台大,學風自由,而且是目前台灣第一學府,四周的人都很優秀,可以開拓我們的視野。

好吧,我還是都填了,因為不小心考了高分,我第一志願填了師大英文,第二志願填了台大外文,儘管說我其實對英文並不是那麼喜愛,但是那時候的「分數迷失」,我就填了分數較高的志願,最後離師大英文差0.7分,進入台大外文就讀。

進入台大外文又是另一個惡夢。如果說國中英文升上高中英文是三級跳的話,高中英文要升上大學外文系(台灣有所謂外文系跟英文系,但實際上都是學英文的,除非有指明是法文系、日文系、阿拉伯語系之類的,才是學別種語言。)的英文,那就是六級跳或九級跳了。

大學第一年,第一個文學課程稱之為「西洋文學概論」,簡稱「西概」,這是從希臘羅馬神話教起,主要課程是荷馬史詩的「依里亞德 Iliad」和「奧德賽 Odyssey」(就是有木馬屠城記的那個故事,以及一堆希臘的一堆神),聖經的「舊約 Old Testament」、「新約 New Testament」以及在西元一千年以前的眾多西方文學作品。

當然這些古老的文學作品,即使用現在英文改寫(英文有分古英文跟現代英文),還是讓人看得「霧煞煞」,想要認真地把這些作品都讀完,甚至能融會貫通,對當時的我們而言,簡直是天方夜譚,也因此我們都只好求助於「中文翻譯本」。

這樣的挫折,我不知道閱讀本篇文章的你是否能感受得到。

英文的困難很容易就讓人放棄,不過身為外文系的我,要面對四年以上的英文,卻無法甘心認命,於是,我高二下學期時排除一堆課程,每天下午就到LTTC(語言訓練中心 Language Training and Testing Center)去上英文半日班,連續十個星期,每週一到五下午去上英文會話、英文文法以及英文寫作。那時候的課程一週總共有將近四十堂課,差不多是回到高中讀書的狀態一般。

說實在的,那時候並不會覺得這十個星期的英文課程有多少用途,因為「文學英文」還是粉困難,根本沒什麼大幫助。不過認真地去學習了十個星期的英文卻還是建立了我對英文的信心,而且也比較勇於「開口」說英文,對英文也不在那樣的畏懼了。

加上當時還有另一個外語課程,我學的是法文。學習法文的好處在於,你可以比較學習英文的學習歷程。也不是要批評國中老師的教學模式,但是從學習法文中,我清楚發現到外籍語言老師在教英文時,都是從「練習會話」開始教起,而我們的國中老師大多都是從「文法」教導起。

的確,如果不是以英文為母語的話,學習英文的確是從文法教起是最方便而快速的,但是,如果不張開口說,不多練習英文的話,我們還是永遠學不會英文。儘管我們都知道應該要臉皮厚一點,不要怕說錯英文,但是還是有些些困難。我想最大的原因就是「畏懼」英文吧!因為畏懼,所以也不敢開口說。

真正我覺得英文有所成,應該是畢了業,也當完兵之後吧!換句話說,就是開始找工作的時候,因為找到和英文相關的工作,而台大外文的招牌又是那麼響亮,會把人壓得喘不過氣來,只有不斷努力地再去研讀英文,把國中、高中的文法重新研究一遍,不斷強迫自己去使用英文,不斷反省為什麼這樣用英文,到了這時候,你才會覺得英文能夠完全被你所使用,從此不再畏懼英文。

我的學習歷程也只是僅供參考,畢竟同學們的時代跟老師大不相同,學習英文的媒介也遠比我們當時方便,不過,有一個最重要的學習精神就是「學習去用英文」,而不是「單純學習英文」。相信只要同學們能把握這項原則,你的英文一定會有質與量的變化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